世纪大家——中国妇科内分泌学奠基人葛秦生教授 发布时间:2017-02-07 点击量:794

葛秦生教授出生于1917年,江苏嘉定人。1936年起就读于上海医科大学(原国立上海第一医举院)和北京协和医学院。1942年毕业后从事妇产科医疗、教学与研究工作。


2016年2月24日是葛秦生教授99岁的生日。当天下午,赵玉沛院长、姜玉新书记带领老干部处、宣传处和职工保健科的同志,妇产科沈铿教授、潘凌亚教授、朱兰教授、向阳教授、刘俊涛教授和郁琦教授,妇科内分泌退休老教授张以文、林守清、谷春霞、徐苓和何方方等,一起来到了一段5病房阳光厅,看望我国妇科内分泌专业创始人葛秦生教授。妇科内分泌专业组全体医生和妇产科其他各专业组的医生们,也一同前来看望葛教授。
下午,初春温暖的阳光照进一段5病房的阳光厅,葛教授坐在轮椅上,慈祥地望着每一位来看望她的同事和晚辈,颔首微笑。妇科内分泌几代医务工作者同聚一堂,为葛教授庆生。回顾葛教授的一生,就是中国妇科内分泌事业发展历程的真实写照。
葛秦生教授出生于1917年,江苏嘉定人。1936年起就读于上海医科大学(原国立上海第一医举院)和北京协和医学院。1942年毕业后从事妇产科医疗、教学与研究工作。

在葛教授60多年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曾任北京《中华医学杂志》、《中华妇产科杂志》、《中医杂志》英文版、《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和《中老年保健》编委,《生殖医学杂志》主编及《Menopause Digest》编委,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生殖研究协作中心主任,美国生育与不育学会会员、国际青少年妇科协会会员,世界卫生组织不育指导委员会委员,国际妇科内分泌学会执行委员等。应邀到美、英、法、瑞士等国参加国际会议报告与讲学50余次,共发表论文100余篇。

葛秦生教授自1956年起,在林巧稚教授的指导下,专攻妇科生殖内分泌学。她在当时一穷二白的条件下,带领下级医师从最简单的基础体温测定(BBT)开始,进行不育与月经病的诊断与治疗,从阴道涂片了解和评价妇女的激素状况,开辟了中国的妇科内分泌的发展道路。

1965年,葛教授参加了4种口服避孕药的临床试用研究,首先提出了减量的设想。经过与同道们的共同努力,1967年上市1/4小剂量口服避孕药,早于国外约10年。此后还把这一思想理念继续引入妇科内分泌的其他治疗与研究领域,如绝经后骨质疏松的治疗,为国际重复试验所验证。
此后20余年中,她对贯穿妇女一生的从婴幼儿到老年的重要内分泌疾病进行了系统的总结。1985年,葛教授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不育指导委员会,开展了不育的流行病学调查与诊疗,使诊疗步骤标准化,且易于普及。葛教授晚年开展了对更年期与老年妇女症状与疾病的研究,如针对骨质疏松症开展了骨密度的测量,了解我国妇女骨密度变化的规律,从而指导绝经后骨质疏松症的预防与治疗。针对心血管疾病与老年痴呆,在国内很早开展激素补充治疗(HRT)对心血管和大脑功能的研究,获得了同行的尊重。

2002年美国医学会杂志(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JAMA) 报道了WHI(Women Health Initiative)研究结果,题目为“健康绝经后妇女使用雌激素加孕激素的利弊”,其结果再全球引起了关注和震惊。国内外对激素补充治疗风声鹤唳、唯恐避之不及,但葛秦生教授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临床经验,勇敢地站了出来,她在《中国妇女报》上公开发表文章,呼吁业界与公众要客观看待激素补充治疗,选择合适患者、遴选合适药物,采用个体化治疗方案,激素补充治疗没那么可怕。在当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为了证实这些观点,2003年她牵头开展了“雌激素对心血管疾病和老年痴呆防治作用的基础与临床研究”,目的是比较观察绝经后长期低剂量补充性激素对心血管疾病和脑海马体积的影响。研究选择了北京协和医院绝经后50~87岁在职或退休职工182人,结果发现激素补充治疗组海马体积明显大于对照组,说明长期低剂量激素补充疗法可防止海马的萎缩,这对保护大脑功能,防治和延缓老年痴呆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现在回想起来,在那样的环境下敢于站出来振臂一呼,并启动相关的研究需要多么大的勇气。现在大家对激素补充治疗有了更多、更冷静的认识,也再次验证了葛大夫的高瞻远瞩和不人云亦云的治学风格。

葛教授领导的性发育异常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一直居于国际先进水平。该研究在一家医院收集、整理了全世界最丰富和最大样本量病例,及时引进国际最新的分子生物学研究技术,对多种疾病的临床特征和发病机制,以及患者的生长、发育、骨健康及生殖预后等开展全面研究,结合多年临床经验和总结,舍弃“假两性畸形”的诊断,创新性地提出性发育异常疾病的中国分类法,即根据性分化与发育的关键因素,将性分化异常分为性染色体异常、性腺发育异常和性激素与功能异常三大类。这一中国分类法逻辑性强,简单方便,对基础研究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得到国内相关领域专家的认可和国外专家的推荐使用,从而确立了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在该领域的国际领先地位。这项研究获得了1996年卫生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997年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也是2008年国际奥委会选择在北京协和医院建立奥运会历史上首个运动员性别鉴定实验室的重要原因。

在不孕的治疗和研究方面,葛秦生教授以80多岁的高龄全身心地投入试管婴儿中心的创建工作,带领相关人员四处奔波,克服无场地、无技术、无人员、无资金的困难,在寸土寸金的协和,愣是挤出一小块地方开展试管婴儿的工作。她常常讲:“最开始英国的试管婴儿还是在移动房子里开展的呢”。这种不怕困难、勇于承担的性格鼓励着后人,努力奋发。秉承这种精神,协和医院的辅助生殖中心在起步晚、空间小、人员少、病人并发症多的情况下,取得了快速的发展,得到国内同行的钦佩,目前在冷冻胚胎移植等方面名列前茅。

葛秦生教授作为博士生导师,培养博士生、硕士生二十多名。多次举办全国性生殖内分泌学习班,举办国际生殖内分泌会议四次,参加《妇产科内分泌学》,《生殖医学》及“不育”讲习班讲义及书籍的编写工作。2001年主编出版《临床生殖内分泌学》、《生殖内分泌与妇科疾病诊治手册》通过各种途径选送学生到国外进修三十余人次,为国家培养了各方向人才。

葛秦生教授为推广和提高中国的妇科内分泌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1986年,“女性生殖内分泌疾病临床研究”获卫生部科技乙级成果奖;1996年,“性发育异常的临床与基础研究”获卫生部科技一等奖,1997年被评为国家级科技成果三等奖。1991年,葛教授获发展生殖医学知识奖。1998年,葛教授获英国剑桥国际名人传记中心颁发的二十世纪名人奖,1999年获美国名人传记学院颁发的世界终身成就奖。

衷心祝葛秦生教授健康长寿!